新开传奇网站
新开传奇网站 | RSS订阅 | 匿名投稿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单职业传奇 > 正文

许多的风景也成了人生的念想

作者:admin123 来源:http://www.szly588.com/ 日期:2018-3-23 20:35:15 人气: 标签:

在传奇私服游戏中,幻想总是距离现实很遥远,匆忙的脚步总是赶不上时节的变换,雏形的愿望还未深思熟虑,仰望的聚焦还在天空游离,单职业传奇私服只因繁琐布满每个节奏,历经才让感觉留下深深缺口。其实也不是身不由己,有时一个微小的倦意,一个得舍的抉择,一个无暇的顾及,却把结果拉得太远太远,许多的最好也许都成为过客,许多的风景也成了人生的念想。

夜幕已经降临,韩斌也感到已经很累了,但他依然还骑着人力三轮车在家附近缓缓地徘徊着,他想再拉几个客人多挣几块钱,结果连个人影也没遇见,便只好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向家的方向骑去。

可是当韩斌骑到家门口却停下车犹豫起来,他此刻多想一步跨进家门啊,多想回家享受儿女的天伦之乐,体验家人那份温暖与关怀啊。

然而韩斌心里明白,这一切对于他来说是可望不可求,他明白自己目前的状况,虽不是处在水深火热之中,也是在煎熬的状态之下,因此这些看起来极其平常的人之常情,对于韩斌来讲则是已是莫大的奢望,哪怕是一句安慰的话他都不会听到。

韩斌把三轮车停在路旁,坐在车上掏出香烟,点燃后边吸边望着家门方向思考。

随着香烟的烟雾缭绕,韩斌仿佛看见在摇曳的烟雾中隐藏着妻子那张阴雨连绵的脸,仿佛听到妻子如追命鬼般的“问安”声。

每次韩斌骑三轮车进家不等缓口气妻子就会问:“今天挣多少钱啊?”

韩斌就怕妻子这句如狮吼般“关切”的问安声,听见就会浑身起鸡皮疙瘩,急忙掏出蹬三轮车的钱一声不响地放在妻子面前。

韩斌今天确实累了,早饭后骑三轮车直到天黑连顿囫囵饭都没吃,中午买了两个面包糊弄了一下,上午挣了十八元钱,下午卸货车本是两个人的活,韩斌为了多挣几个钱就一人承担下来,所以今天他感到特别累想回家好好歇歇,还买了些熟食,甚至想喝点小酒解解乏,还在心里安慰自己:这么累自己干嘛啊?挣钱不就是为了生活吗?不就是为了享受吗……

可是当韩斌骑到家门口,一想妻子那声河东狮吼时他马上心就凉了。韩斌心里明白,身体累了歇一下即可得以缓解,可是自己心累才是疲乏真正的根源。

韩斌坐在三轮车上边吸烟边思考,眼睛看着自己家亮着的灯窗户,看着儿女们在窗户上晃动的身影,他多想一步跨进咫尺之遥的家门啊。

可当韩斌看见妻子母夜叉般的身影在窗户上闪出时,回家的念头就如燃起的火苗被泼了一瓢冷水一般,顿时就在他心里就熄灭了。

韩斌坐在三轮车上吸起闷烟来,但眼睛一直看着窗户上妻子晃动的人影,随着香烟一支支燃尽,妻子晃动的人影把韩斌思绪拉回到十几年前,那时韩斌是县玻璃厂的一名技术员,尽管身体长得有些单薄,但摆弄数据又不用多大力气,他工作干得井井有条,并且把自己修饰的干净利索,再加上技术员的身份,当时在厂里很令姑娘们青睐。然而,在众多追求者中韩斌却偏偏看中了身材魁梧,长得其貌不扬性格还有些偏激的孙莉。

对韩斌这一做法家人都大为不满,同事们也大惑不解,气得韩斌母亲指着他脑门骂,问韩斌究竟图赵丽什么。

但这些话韩斌就是听不进去,他义无反顾地和赵丽举办了婚礼。

他们举行婚礼时家人谁也不参加,更不资助,所以婚事办得很寒酸。

婚后前几年倒也很好,妻子在厂医务室工作,后来托人调进某医院,韩斌也由技术员升为副科长。一双儿女相继出生,接着上学,日子过得也算暖融融的,韩斌父母慢慢也改变了对他们的态度。

然而天有不测风云,在他们婚姻走过七年之痒到了第十三个年头时,婚姻里的“痒”事却接二连三地开始骚扰他们了。

因此时到了改革开放的年代,改革的大潮在一夜之间席卷了小城,也毫不客气地袭击了韩斌所在的玻璃厂,这个在小城曾令人羡慕龙头企业一夜之间竟然被大潮淹没,工厂一倒闭三千多工人全自谋职业去了,有能力、有路子的人都到其他行业发展,而韩斌属于既没能力也没有路子、还没有力气的那种人,他所学冶炼玻璃的专业技术在其他行业根本派不上用场。

韩斌常看着自己那些奖状、证书、专业书籍、发表的论文发呆,有时直气得他指着那些东西骂道:“妈的,这叫什么事啊?这些东西难道都变成废纸了吗?我也因它们变成废纸而成为废人了吗……”

在某种意义上说韩斌真的就成了废人,不是吗?他去找工作时处处碰壁,人家一听说他是原玻璃厂的技术员,再看他单薄的身板就知道韩斌是吃不了苦的人,所以都委婉地找借口拒绝他。

找不到工作也不能总在家呆着啊,无奈之下韩斌只好加入小城最低层的工作群体——骑三轮车。

刚开始骑三轮车时韩斌还觉得不好意思,见了熟人时不是避开就是把头扭向一边,随着时间推移韩斌也不在乎这些了,残酷的现实迫使韩斌只好放下架子,不要了面子,早出晚归地骑三轮车去挣钱养家糊口,后来骑三轮就成了韩斌唯一的正式工作。

韩斌做三轮车夫赵丽可不干了,她一反常态天天和韩斌找茬吵架,找不到工作时她说韩斌无能,韩斌骑三轮车又觉得给她丢了脸,天天冷言冷语地对待韩斌,开始时指桑骂槐,后来变成毫不掩饰地“表扬”韩斌,再后来就发展到干脆横挑鼻子竖挑眼,无论韩斌做什么她都看不惯,总是鸡蛋里挑骨头。

赵丽这种态度把韩斌弄得心灰意冷,自己常常在心里想,反正怎么干也没有好,索性干脆在家什么也不干了,他吃完饭骑上三轮车就走,不到天黑不回家。心里的宗旨是眼不见心不烦,只要看不见赵丽就好。

二人这种生活态度及模式更形成了恶性循环,夫妻关系一天比一天紧张,终于在一次大吵后二人分居而眠。

赵丽除上班外关心韩斌只有一件事,那就是韩斌骑三轮挣了多少钱,她无论上班多忙,加之侍弄孩子也很累,但对韩斌那句“关怀”——今天挣多少钱的那句话却一天都未曾忘过。

韩斌则是忍气吞声,每天骑三轮车回来无论挣多少都如数奉上,挣得少时赵丽还向他投来疑问的眼神,好像韩斌藏起钱没都给她似的。

韩斌心里明白,他在妻子眼里、乃至在她心里就是一个搂钱的小耙子,天天出去到旮旯胡同挠钱,反正锯响就有枺,只要骑三轮车出去就不会空手回来,至于耙子是否用需要保养,耙子能否会折齿那些都不在赵丽关心之列,每每想到这些时,韩斌就会感到心里很累、很累,也伤心之极。

韩斌也曾想过解脱,也曾想甩掉心累这块大病,然而韩斌一看到围着他身前身后转、爸爸长、爸爸地短呼喊自己的那双儿女时,韩斌就会感到心如被揪出来一般那么疼痛,于是就打消了解脱的念头。

韩斌怎么做是邻居前几年离了婚,他了解邻居离婚后孩子遭得那些罪,所以韩斌不想让自己的儿女也那样,于是只好豁出自己受罪,让自己的心无休止地累下去。

可是韩斌也困惑,骑三轮累了喝点酒热炕头一睡,第二天身体基本就可缓过乏来,实在感到太累上午就晚出去一会,最多也就是妻子“关怀”自己时多体验些“添油加醋的作料”罢了。可是心累不行啊,这种累无法解脱,他常暗自发问:难道就这么天天累下去吗?自己才刚过而立之年啊,难道累到寿终正寝吗……

韩斌坐在冰凉的三轮车上,边烦乱思索着边一支支抽闷烟,同时眼睛也盯着窗户,见窗户上的影子时而是儿子、时而是女儿,偶尔是妻子。

韩斌看着三人的影子心乱如麻,也犹豫不决,累了想回家但又不愿意被妻子“关怀”,所以韩斌在犹豫不决中煎熬着。

韩斌摸出最后一支香烟,然后把空烟盒狠狠地摔在了马路上,他此时感觉身心极其疲惫,感到已累到了极点,家门就在咫尺之间,儿女就在他眼前,韩斌多么想一步跨进屋门感受那份家庭的温馨,享受儿女那种天伦之乐啊。

然而韩斌明白,这些对别人来说易如反掌,而对他却是遥不可及,此刻就是自己走进家门,最多也就是儿女们喊他几声爸爸,令他冲淡一些疲乏的程度而已,更多则是会遭到赵丽抛过来的白眼……

一想到这些,韩斌把已吸得即将烧到手指的烟蒂扬手狠狠地向家门口方向摔去,烟蒂摔落在地上被夜风一吹,立即吹冒出一片零散的火星,韩斌走向烟蒂用脚踩着使劲碾了一下,见烟蒂彻底熄灭之后,他便义无反顾地骑上三轮车离家而去。

随着韩斌离家门渐渐远去,窗户上的人影也渐渐模糊起来,夜幕也一点点逐渐变黑,很快就把韩斌和三轮车吞没得无影无踪了。
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0
0
0
0
0
0
0
0
本文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