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开传奇网站
新开传奇网站 | RSS订阅 | 匿名投稿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1.80英雄合击 > 正文

代代女婿,寂寞是这样的叫人心动

作者:admin123 来源:http://www.szly588.com 日期:2018-9-5 19:33:05 人气: 标签:

在1.80英雄合击游戏中,一个人,一本书,一杯茶,一轮明月,有时候,寂寞是这样的叫人心动。每翻起的一页书都好像在和心对着话,每一个字都散发着柔弱的光芒。窗外的月光透过窗户洒满了我的桌子。我闻到了每一片花瓣飘进了梦中的味道。

那天看江西台的节目《金牌调解》,内容是一个上门女婿的种种不适。不由地联想起我老家的一个上门女婿来,就写写吧。
磁县南关镇西小街是我的故乡,那条街上的邻居们姓氏很杂,没有什么本家大户,我认为这儿应该是个移民区。
我家小街对门的邻居姓段,男主人叫段国真,我和姐姐称呼老夫妇为段国真大爷和段国真大娘。不明白当时我们为何要这样全姓全名的称呼?当然我们当面只喊大爷大娘,背后为了区别其他长辈的邻居才这样说。其实就一家姓段的,喊段大爷大娘不是也行吗?
我对段大爷老两口印象很好,段大爷耿直憨厚,段大娘身材高高的很利索,白净的脸上两个大眼睛,总是圆睁着带着一种吃惊的表情。不知道为什么,每次见到段大娘我就会想起鲁迅笔下的“豆腐西施”。每次回老家段大娘见了我都热情的招呼,很亲切。
段大爷夫妻生了三个女儿没有儿子。大姐和三妹都嫁出去了,剩下二女儿豆豆在家里,要招个女婿来顶门立户。
我们那里对上门女婿的口头称呼叫“代代女婿”,听起来挺有趣是不是?我想这大约是希望这上门女婿能代替儿子顶门立户,能代替儿子传宗接代,能代替儿子照顾老人,如此等等。总之是重任在肩,一切都能代替而且做的更好。
豆豆还真的就招了个“代代女婿”来,那几天小街上都在议论着豆豆的代代女婿——那小伙子不高不低,白白净净一副国字脸很端庄,还是个北京人哪,一口地道的京片子。
豆豆结婚的时候正是寒假,我从王风矿回老家恰好赶上婚礼。那时的我不过十一二岁是个小丫头,好奇的跟着邻居们去闹新房。
这位代代新女婿名字叫孙毅发,他果然是人们形容的样子,一表人才是个北京人,说起话来一口京腔,和我们当地人的语音差距很大。那天他没有家人也没有伴郎,独自矜持的坐在那儿。
小街上的人没有见过娶女婿,不知道如何闹新郎。可是新房不闹不热闹啊,于是就去闹豆豆。豆豆倒是大方,她理直气壮的说:“我又不是新媳妇,大家天天见的,你们干嘛闹我啊!”
众人一想也是。新女婿嘛不会闹,新娘嘛又是自家人不用闹,于是这向来热闹的闹新房很快不了了之。
后来再回老家,就见到孙毅发扛着锄头和大家一起下地做农活了。他很快的和小街上的人们融合到了一起,大家一起春播一起秋收,一起农忙一起农闲,好像他一直就是我们这里的人。
当然这是孙毅法不说话,只要他一张口,就立刻显出了和我们的巨大差距,那一口京腔抑扬顿挫的,太特殊了。那个年代嘛,距离北京一千多里的磁县城关,没人说普通话。虽然也知道孙毅发说的话才是我们这个国家的正统,但在老家那个环境中,听起来还是感到别扭,甚至是格格不入。
早年间农村旧传统观念作祟,对没有儿子的人家称呼为“绝户头”,因此也对上门女婿时有歧视。可我们西小街的人很宽厚,大家对段家不这样,对孙毅发更友好。或许大家都是早年间拖儿带女移民过来的,谋生不易,因而对这外来的女婿很照顾。
我当年年纪小很懵懂,后来经过见过许多欺生排外的事情,让我此刻起了些感慨。这就是我的故乡和故乡人啊,不拘泥、不世俗,胸襟宽广以诚待人。代代女婿孙毅发如一条北方的鱼,游到了这陌生的水域,很快就融入其中,这里这就是它寻觅已久的美好家园。
后来我上大学参加工作,回老家的时间少了很多。但每次回家都会见到孙毅发,对门邻居嘛!他和我们姐妹亲切的打招呼聊天,字正腔圆的说:“回家来了?”俨然是故乡人在欢迎外地的游子。
其实我在外边也说的是普通话,但一踏上磁县的土地这“国语”就立刻失忆,马上转为一口家乡土语。因而每次听到孙毅发说话我就顿起疑惑——“乡音未改鬓毛衰”,我这是在哪儿啊?
说来也怪,倒是很少见到那本地姑娘豆豆,也不知道为什么。是不是因为有了这上门女婿孙毅发,豆豆就可以躲进“深闺”不“抛头露面”了?
日月如梭,很快就是几十年过去了。那一年我的堂哥病故,回家奔丧的我又见到了孙毅发本人,还在家门口贴的白纸上看到他的名字,他居然是“治丧委员会”成员。
要知道家乡民间的“治丧委员会”成员不但要自己有威信,还要熟悉本土风俗,能指挥能操作,不是谁都能“出任”的。如此看来,孙毅发不但真的成了我的故乡人,还是其中的能人呢!
世事难料,那次我见孙毅发还是很健康很精神,但没过多久,就听说他也去世了,也不过就是六十岁出头。
很遗憾孙毅发不能长寿,但也欣慰孙毅发能够安葬在我家乡的土地上。黄土垄中一丘新坟,也算叶落归根吧,他终于真正成为了我的故乡人。
从来没有想到我会写这篇文字,此刻我感到内容很空乏——孙毅发是怎么和豆豆相识的?他为什么千里迢迢从北京来到我们磁县?他家中还有那些长辈同辈?他是不是也怀念自己的家乡啊?
这些我都不知道。或者有机会见到我的邻家老姐豆豆,特意再去做一次“超级访问”?
我想还是不用了。上门的代代女婿孙毅发有我不时想起,有我这篇只有梗概的拙文纪念,当也是一回罢。

后记:在1.80英雄合击游戏中,咱们会迎着旭日的阳光开始一天的征途。那东升的光亮从海的地平线上慢慢地升腾,让我欣喜地体味到前途的无限辽阔。我会轻快地承载着我的背影结伴而行。时光飞逝,夕阳悄然无声地来临,我欣赏着晚霞满天的余晖,又倍感粘稠的影子在光亮与黑暗中将我无情地抛向自然的最深处,迷梦的光圈在我的眼前跳跃,阴影逐渐模糊着我的视线。
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0
0
0
0
0
0
0
0
本文网址:
下一篇:没有资料